傳銷大佬江宇翔給貴州遵義市鳳岡縣畫了個“生命產業特區”的大餅——計劃總投資75億元,建一個69平方公里的“貴州省十二五規劃重點項目”。其後,他組織公司以政府紅頭文件圈錢,然後逃往美國。“生命產業特區”項目的部分投資者認為當地政府對此有不可推卸的責任,已在11月27日向鳳岡縣政府提交了兩份“行政賠償申請書”,共索賠6900萬元。這些投資者稱,若索賠未果,將對鳳岡縣政府提起行政訴訟。(12月2日《南方都市報》)
  又一個政府被項目愚弄的故事產生了。雖然這個故事的情節還沒有完全展現出來,結尾還值得大家猜測或以獵奇的心態觀望著,但註定這是以一個悲劇收場的事兒了。因為,劇情的發展告訴大家,一個主角已經出逃,另一主角有些扭扭捏捏,而其中的配角們都以受害者的面孔出現,這樣的劇情,誰還會樂觀地守著有一個喜劇的結果謝幕。
  暫且不論故事如何來發展與展開,也不願幸災樂禍地去揣度其中的點點滴滴,然有一點不禁要問,為什麼政府對項目是如此的來勁?哪怕弄得自己渾身是債,哪怕弄得與民眾情緒對立,哪怕弄得公信力大打折扣。只要一聽到項目,就追星般地狂熱起來,不惜降低身段,老遠就伸出橄欖枝,生怕自己的手短了,人家的手長了,到手的金娃娃跑了一般。至於在狂熱的衝動之下,對方提出的一切要求表示都可滿足,以政府的名義發文,成立一個某某項目建設領導小組,頭兒們都在其中兼上一個職務,頂一個頭銜,以示對項目的重視,如此這般秀過來,官商自然一家親了。
  曾經也很善意地揣摩過摯愛項目的官家心態,或許是根本沒有過那種經歷,是感受不到其中的樂趣的,只能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待之。是的,這項目也確實是官家治政的一味良藥。地方窮麽,來一個房地產項目,立起幾棟高樓,面貌立馬發生翻天覆地變化,誰還會在這高樓大廈里哭窮來著?沒有錢麽,來一個開發項目,以地生財,收費收稅,GDP也火箭般升上去了。名氣不大麽,來幾場娛樂項目,辦個吧影視基地,請幾個明星,自我包裝一般,將祖宗十三代的陳年舊事翻出來炒拌一番,就是孫悟空的舊居也是鐵板上釘釘了。或許,這就是大家熱衷於項目的錶面原因了,當然,其中私底下的權力紅利,利益輸送,轟動效應,政績工程,是不足與外人道也的。
  有時候也還要為官方叫些屈。政府不是無限政府,但事無巨細都要來找政府,使政府成了萬金油,有事沒事都要搽一搽。鳳岡縣的官方目前恐怕就是這種狀況,當然,鳳岡縣還在“生命產業特區”項目的幻境里夢游了一番——雖然這次夢游可能有些沉重,可能還要付出一定代價。然而,回過頭來一想,這些都是自找的——沒事你發什麼紅頭文件,沒事你到項目里兼什麼職務咯?
  其實政府本來就不是無限政府,而是有限政府,政府應該有所為有所不為。現在,中央三令五申,凡是市場能夠自主調節的事情都要交由市場來處理,政府不能包攬。項目,也不過是一種市場現象罷了,也應該通過市場來運作。如此看來,很多時候,我們的當政者並沒有完全擺正自己的位置,找準角色,甚至有時候政績觀念還出現偏差,使政府陷入不可為而為之的誤區。但願鳳岡縣這一畫餅之故事,能夠給那些尚在奔命於項目游戲的政府官員們一記重拳。
  文/譚鐵安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畫餅不能充饑,行文怎可脫責)
創作者介紹

租屋傢俱

mh42mhqg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