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謝謝鄧姨讓我從心裡站了起來,現在我已經順利找到了工作。”劉芳(化名)曾是錦江區司法局監管教育的一名社區矯正人員。成龍路司法所所長鄧英及其同事針對其良好的學習勞動態度,將其納入“寬管”階段,並對劉芳提供心理疏導。曾經沉默自卑的劉芳,漸漸打開心扉,以自信的姿態迎接新生活。如今,回到社會的她已成為一名保險推銷員。
  2009年,劉芳因為涉及一件故意傷害案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,緩刑一年,成為錦江區司法局監管教育的一名社區矯正人員,那一年她18歲。“剛到所上報到的時候,她給人的感覺十分壓抑。”在成龍路司法所所長鄧英的印象中,劉芳比較悶,基本不怎麼說話。
  鄧英說,尤其是在所有社區矯正人員都必須經歷的“嚴管”階段,她心理壓抑的表現更為突出。鄧英解釋說,“嚴管”是該所“三分管理”的其中一個階段,它是相對於“普管”“寬管”而言的。以“嚴管”階段為例,在每月10日、25日,成龍路司法所將組織社區矯正人員集中學習法律法規、開展公益勞動,而社區也將分別組織他們開展類似活動。
  “身邊人跟她說話的時候,她都不敢看別人的眼睛。”通過與劉芳的家人交談後,鄧英得知劉芳十分想回到社會找一份穩定的工作,因此對她自己被貼上“社區矯正人員”的標簽十分自卑。經過論證,成龍路司法所將劉芳納入了“寬管”行列進行管理。
  鄧英介紹說,所謂“寬管”,則是相對於“嚴管”“普管”略顯寬鬆的社區矯正管理方式。在這一階段,劉芳被要求每三個月到司法所報到並集中學習、勞動一次。“要從‘嚴管’‘普管’轉入‘寬管’是比較難的。納入‘寬管’範疇的,多是因為交通肇事等社會危害程度較低的社區矯正對象。”鄧英說,劉芳在“嚴管”期間態度端正、表現良好,社會危害性較低。
  在這一階段,鄧英多次邀請四川大學心理學專業的大學生志願者,針對劉芳的心理問題進行疏導,她心中的自卑和壓抑情緒從此不斷化解。“回到社會的劉芳已非常自信了,她鼓足勇氣,找到了一份保險推銷的工作。”鄧英說,劉芳現在仍與她保持著聯繫,每到過年時節也會打電話、發短信向她和她的同事們送去祝福。
  “加強對社區矯正和刑滿釋放等特殊人員的安置幫教管理教育轉化,嚴密防範和依法打擊各種違法犯罪活動。”在加強公共安全體系建設方面,《四川省依法治省綱要》就社區矯正工作提出了明確要求。
  錦江區司法局副局長徐建成介紹說,錦江區司法局先後在合江亭、成龍路、書院街、獅子山等重點街道辦事處進行了社區矯正工作試點。並依托街道司法所在全區16個街道建立了社區矯正工作站,健全完善了區、街道、社區三級社區矯正工作格局。
  “目前,我們強力打造了‘三二一’工程,有效確保了社區矯正工作的順利開展,積極探索出社區矯正人員安置幫教管理教育轉化之路。”徐建成介紹說,“三”是建立三個基地,即就業培訓基地、安置基地、警示教育基地;“二”是“兩種矯正措施”:即以“寬管”“普管”“嚴管”為內容的三分管理,以及技防平臺。“一”是“一支管理服務隊伍”,通過資源整合,形成了以司法所人員、社區民警、法官為主體的專業管理服務隊伍,以離退休人員、律師、法律服務工作者為主體的義工隊伍,以及以社區幹部、矯正對象親屬為主體的志願者隊伍,共同服務於社區矯正對象。
  數據顯示,截至目前,錦江區現有社區矯正人員無一脫管、漏管,重新犯罪率遠低於2%的國家平均水平。本報記者 黃鵬  (原標題:社區矯正 讓沉默女孩自信站起來)
創作者介紹

租屋傢俱

mh42mhqg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